你的位置:主页 > 影视新闻 >

亏惨了!22家影视企业预亏17亿巨头争相融资补血

2020-04-25 19:25      点击:

  导读:一季度在疫情影响下,影视、院线等受负面影响最严重,万达电影、金逸影视、华谊兄弟三季度亏损金额均在亿元以上。

  作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A股的影视传媒行业正在经历一个严酷的寒冬。

  截至目前,30家申万文化传媒上市公司披露了2020年一季度预告。这也揭开了影视传媒行业受冲击的一角——高达22家上市公司亏损,其中14家为首亏,合计预亏损金额最高达17.45亿元。

  整体而言,一季度在疫情影响下,影视、院线等受负面影响最严重,万达电影、金逸影视、华谊兄弟三季度亏损金额均在亿元以上,仅有少部分龙头公司,如华策影视、芒果超媒显示出较强的抗风险性。

  而为了度过疫情笼罩下的影视“寒冬”,影视企业纷纷抛出方案争先恐后融资补血,例如万达电影就抛出了43.5亿的募资方案,用于新建影院项目,并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

  首当其冲遭受重创的是影视院线。业绩亏损幅度最大的当属万达电影,预计2020年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5亿元至-5.5亿元。

  据万达电影公告,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2020年1月23日至今,公司下属影院受疫情影响全部停业,同时万达影视计划春节档上映的影片未能如期上映。预告期内公司电影放映收入大幅下降,而固定成本费用支出却较为刚性,导致经营业绩出现大幅度下滑。

  同样遭遇的还有金逸影视。公司预测2020年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亿元至-1.45亿元。自2020年1月24日起,金逸影视旗下的自有影院及广州金逸珠江电影院线有限公司旗下加盟影院已全部暂停营业。

  另外一家院线类企业——幸福蓝海也迎来了首亏,预计一季度亏损幅度为1亿元-1.05亿元,其也指出受疫情影响,旗下自有影院及加盟影院已全部暂停营业,目前仍未恢复营业。

  有不少行业内人士预测,2020年上半年影视院线类企业或都无法摆脱经营泥潭。

  “3月全国影院停摆的状态还在持续,虽然出现了极少量影院开放的情况,但上映影片主要以重映为主,没有新影片上映,票房收入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加上3月27日国家电影局紧急通知所有影院暂不复业,电影行业还未到走出疫情影响阶段。乐观估计下,预计4月下旬才会有影院陆续开放,但完全恢复正常经营节奏或需等到下半年。”中原证券文化传媒行业分析师刘冉指出。

  华谊兄弟预计亏损1.38亿元至1.43亿元。报告期内,华谊兄弟电影、影院及实景娱乐收入较上年同期出现较大程度的下滑;光线%,其原定在春节档、情人节上映的《姜子牙》《荞麦疯长》等影片均已撤档;北京文化第一季度业绩也预计亏损2000万元-3000万元……

  如华策影视预计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为1亿元-1.1亿元,同比增长177.40%至205.14%。主要原因在于公司调整了部分项目的市场定位和开发节奏,一季度确认了多部电视剧项目的收入,以及艺人经纪、音乐版权、广告、游戏授权等衍生生态业务。

  华录百纳一季度业绩也预计盈利1708万元-2001万元,同比增长75%至105%。不过,这个业绩主要受非经常性损益影响,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华录百纳一季度将陷入亏损。

  华录百纳坦言,公司虽然项目拍摄目前已陆续复工,但新冠肺炎疫情仍对全年度经营项目规划有一定影响。

  真正受益于疫情的影视类企业,是芒果超媒。其预计净利润同比略增2.89%~17.24%,主要依赖于旗下在线视频芒果TV驱动,而作为疫情之下人们的主要娱乐活动,视频平台在一季度的活跃度要远超其他细分领域。

  由于经营受挫,业务大幅下滑,市场出现了不少对影视类企业现金流的担忧之声。

  刘冉表示,“在几乎没有票房收入的经营压力之下,部分院线公司的账面资金难以支撑现金流出压力,行业洗牌速度可能会加快,集中度存在上升的可能性;影视内容公司由于成本前置而收益后置的特点,在没有影片票房收入的情况下,也会面临比较大的现金流压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目前已经披露2019年年报的有5家企业。其中截至2019年底,账面货币资金最充裕的是光线日晚,光线传媒还曾发布公告,拟在不超过20亿元的额度内使用闲置自有资金择机购买理财产品。

  此外,横店影视截至2019年末虽然账面货币资金只有2.89亿元,但公司也公告,拟使用不超过人民币18亿元的自有闲置资金进行委托理财投资理财产品。

  资产负债率稍高、现金比率稍低的是幸福蓝海,其资产负债率、现金比率分别为48.16%、0.39。截至2019年底,幸福蓝海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合计4.48亿元,短期借款3500万,应付账款和其他应付款分别为2.13亿元和7.48亿元。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幸福蓝海2019年年报由于应收款项减值损失的归属期间无法确定、营业收入季度变动大、非经常性损益额高、发行费用激增等遭遇深交所问询。

  而面对疫情加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目前部分影视类企业都加入了“补血”大军,为后续发展补充弹药。

  早在2月29日,华谊兄弟便公告,与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忠军签署借款协议,后者向上市公司提供期限为两年的1亿额度无息借款。

  另一家上市公司当代明诚则悉数质押了当代时光全部股权,用于向北方信托借款人民币3亿元。

  其中,万达电影拟募资不超过43.5亿元,将用于新建影院项目,并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捷成股份拟募资不超过20亿元,用于版权运营与媒体经营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当代东方拟募资不超过6.5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中广天择拟募资不超过4.9亿元,用于新媒体内容制作及运营项目、马栏山视频文创产业园总部基地项目建设。

 网站地图